九渊化境

主网近顾韩(少量漂御)、霹雳罗黄、镇魂巍澜
新站链接:http://www.jiuyuanhuajing2.com/

请勿一键转载本LO任何内容。
禁止无授权转载。

[罗黄]打什么天下?回家种萝卜!(一)

执念之下,我终于对罗黄下手了……


CP罗喉X黄泉

一个百年之后兔子找回萝卜,过上幸福生活的小故事。(武君、大舅子重生有)

大概是个中短篇,HE。

霹雳向来有很多设定很迷,加上我的瞎JB写,剧情估计没啥逻辑,随便看看吧。

 

 

[罗黄]打什么天下?回家种萝卜!(一)

 

一切的终结,也是一切的开端。

 

罗喉殒命、刀龙之役后,黄泉回到了月族,见了三弟、弟媳,便开始了安然的隐居生活。

 

月族重建,百废待兴。担起兄长的责任,替幽溟、也替大哥银血,守护这片家园。对于曾经一无所有的人来说,羁绊是如此难能可贵。

 

幻族归顺,月族繁荣。族人都知他是月王兄长,唤他一声“夜麟王爷”。在他内心,却始终没有换回“夜麟”这个名字,也许是太多东西,无法舍弃。

 

罗喉此人,也还未走出他的生命。

 

暗算罗喉的刀无极已亡,黄泉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原谅了他,已经不在意,逝者已矣,如是而已。只是得知罗喉身亡时,那铺天盖地的愤怒和悲伤一度让自己失去理智,甚至极端到化成了滔天恨意……冷静后的黄泉终于不得不面对自己的心,来好好看清一下缘由。

 

这并不难,只是为时已晚。

 

那人第一次死时,黄泉希望他永远不要醒来,那会成为他族民手足的灾难。

 

那人第二次死时,黄泉希望自己从来不曾看清这个人,那样心里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纠结和矛盾。

 

那人第三次死时,黄泉站在空荡荡的天都顶上,仿佛听到罗喉在他身后浅笑,“没想到,你也会有这样消极的一面……”

 

黄泉冷笑。混蛋,你少自大了。

 

回过身,衣衫飘零,一眼繁花散尽。

 

…………

 

天都这种地方,真的不适合种花呢……呵。

 

黄泉决定回老家。

 

 

夜麟肯回来养老,幽溟很欢喜。他二哥独行惯了,也不适应月族的皇宫生活,幽溟就给他在幻族旧址附近了辟了一小块地,盖了个小茅屋,好吃好喝供着。月族虽算不上风景如画,却有大片土地适合黄泉舞刀弄枪,不至于一个不小心拆了月族行宫。也不知道为什么,这次他二哥回来,武功根基似乎又浑厚了不少,兴许是得了什么奇遇。

 

离开月族的那段日子,不论幽溟怎么询问,他二哥愣是一个字都不愿提。

 

黄泉从小孤苦无依,十分好养,有了这些便已足够,至于幽溟有意无意送来的婢女……黄泉愣是变回夜麟的装束,把人吓跑了。

 

作孽啊,自己对女人,其实应该挺温柔的。黄泉心想。

 

罗喉力量带来的战袍他已收好,换上从前的红白袍子,对镜绑好发冠,黄泉一笑。噫~真他妈帅!

 

“王叔——!!!”一团黑色小人撞门而入,被黄泉一枪穿过后领,像个粽子一般提了起来。

 

“你来做什么?”黄泉板起脸,“又不听你父王的话。”长枪一甩,小人被扔到了柔软的床铺上,照着屁股就是一下。

 

“啊哟!王叔坏!”小人捂着屁股哇哇哭了起来。

 

黄泉叹气,走过去把人抱进怀里,“知道我坏,你还老往我这儿跑。”

 

小人得了便宜,破涕为笑,抱着黄泉亲亲挨挨,“王叔好看。”

 

“小兔崽子,胡说什么。”黄泉冷脸。

 

“王叔是月族最好看的人,等我长大了……”

 

小茅屋外的天空划过一道抛物线,黄泉“砰”地关上门,不再理会屋外渐远的呼声。

 

 

那之后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,一年,十年,百年……

 

百年岁月,寂寞悠长,长到幻族与月族的子民早已不分你我,长到月王的子嗣已长到能提枪跟他捣蛋叫板的身量。

 

一日,黄泉刚一枪把月族太子掀飞,月族手下便来报,有人私闯月族却不得法门,被黄泉布下的阵法困在了月族通道之中,据说此人一张牛头,一头牛劲,嚷嚷着要见一个叫黄泉的人。手下告知他月族并无此人,那人还不应,只是一门心思要见黄泉。

 

“带他进来吧。”黄泉说。这傻牛头,能寻到月族通道,已经算他本事了。

 

算算年头,黄泉已经知道了虚蛟的来意。

 

君曼睩不在了。

 

“哦。”黄泉听到消息时很平静。那个女人只是个普通人,寿命不像各界的异族那样参差不齐,百年已是高寿。

 

听虚蛟所说,君曼睩的一生平安喜乐,为了传扬真正的天都历史耗费一生心血,已初见成效,她的后代也不再遭受邪天御武诅咒的迫害,可喜可贺。

 

“所以,这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黄泉问。

 

“武君的,亲人。”牛头依旧不善言辞。

 

“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黄泉说。

 

“君曼睩,是。你,也是。”虚蛟笨拙地表达着自己的意思。

 

“胡说八道,我不是。”黄泉一挥手,“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。来人,送客送客。”难得有熟人来,王爷派头要提出来摆一摆。

 

“等!等等!等……”虚蛟在两名月族族民的钳制下挣扎。

 

“噔什么噔?”黄泉不耐烦着,却又挥退了两名族人。

 

“这个,给你。”虚蛟摸出一个东西递给黄泉。

 

黄泉接过一看,是一枚厚重的戒指,上头还有些斑斑锈迹。“这是什么?”

 

“罗喉,戒玺。”虚蛟说。

 

罗喉戒玺?传说这玩意儿只要戴上就能君临天下,让所有人俯首称臣?不是听说许多人为了这个争破了头颅,怎么落到了这笨牛头手里?

 

“武君的,东西,给你留作,纪念。”虚蛟完成了任务,看起来傻傻地高兴着。

 

黄泉一脸冷漠地戴上罗喉戒玺,看看周围,似乎没发生什么变化啊?!他对月族的族民招招手,“叫我什么?”

 

族人和往常一样行礼,“王爷。”

 

“去吧去吧。”黄泉挥手。妈的,假货。

 

看着虚蛟一脸傻样,黄泉不忍戳破,随口问了下他今后的打算,那忠实的家仆准备一生都侍奉君曼睩的后代,于他而言,便都是武君的亲人。

 

简短告别,黄泉从来不是悲春伤秋之人。

 

虚蛟走后,黄泉摸着手指上的戒指一褪,居然毫无反应,又一摸,这是粘在手上了?!黄泉不信邪,用尽各种法子,就差把手指头剁了,也取不下这枚戒指。

 

“传说罗喉戒玺上,寄存着罗喉的执念……”

 

黄泉不禁打了个冷颤,银枪指着年迈的月族长老,“什么东西?说清楚!”

 

月族长老瑟瑟发抖,“王爷息怒,王爷息怒,史册上是这么记载的……”

 

黄泉沉默半晌,“要是看什么狗屁史册能解决问题,我还用得着来问你?!”

 

“王爷息怒!息怒!”

 

黄泉放下长枪,“罢了。”

 

“王爷留步!”长老唤道。

 

“做什么?”

 

“罗喉戒玺,曾经一度是死神之物,接触过死神的人,月族之中只有一人……”

 

“大胆!!!”砰地一声,边上柱子被轰断一根。

 

“臣该死,臣该死……”长老委身退了下去。

 

接触过死神的人,月族之中只有一人,正是月王幽溟。可是那段回忆,对幽溟来说太过残忍,黄泉觉得,不提也罢。

 

是夜,黄泉入梦,梦里一扇漆黑的骨门缓缓向他打开……死神降临。

 

-TBC-


评论 ( 6 )
热度 ( 50 )
 

© 九渊化境 | Powered by LOFTER